木干鸟栖

[特殊传说][冰漾/九西(西漾友情向)] · 无妄之灾(上)


#00

“咦,这啥?”

  周五课程结束后返回黑馆,褚冥漾发现自己的门前莫名的摆了一个纸盒子。

  他满脑袋问号的把盒子捡起来,粗略的打量了下——

  这个盒子外表乍看起来有点像原世界那种随处可见的快递盒,但是本该贴着收件人和寄件人的地方却是一片空白,而且拿在手里几乎没啥重量。

  褚冥漾四处张望了下,并没发现其他住户的踪影,也不像是有人或者鬼不小心落下的。

“……总之应该不大可能是给我的,放回去吧。”

  褚冥漾稍微迟疑了下,立马很有拾金不昧精神地摆出“地上的东西不要随便拿,特别是出处未知的,千万不要手贱,就算摆在自家门口也一样”的态度,把盒子重新放回了原处,开锁,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01

“漾~醒了没?醒了就快给本大爷开个门,本大爷有带好东西给你,快开门~”

  褚冥漾睡眼模糊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把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拿到眼前看了看——距离七点钟还差十分钟。

  拿着闹钟的那只手无力地垂下,褚冥漾听着客厅方向传来的越来越大,好像下一秒就会把门砸开的敲门声,只能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随手把闹钟放回台子上,揉着眼睛哈欠连天的去开门。

“西瑞——大清早的别这么吵啦,会打扰到别的住户的诶。”

“什么啦,漾~本大爷可是在拿到东西之后立马就跑来找你分享了耶,你看本大爷多想着你!”

  我宁可你不想着我比较开心。

  褚冥漾腹诽着,打开门把一脸兴冲冲的兽王族放进屋内,看着他拎着一大袋内容物未知的东西直接放到桌上。

“诶,看本大爷多有先见之明,就知道你没起,这东西带过来你连早饭都省了。”

  西瑞一脸洋洋得意的把纸袋撕开,三两下就把绑在白色的塑料包装盒的橡皮筋给解了下来,然后把开口方向转向褚冥漾,打开。

“锵锵~新鲜出炉的北京烤鸭哦。”

“……”

  褚冥漾认为,一定是因为自己没睡饱,所以才会在烤鸭出现的一瞬间产生了“我是不是在看世界美食介绍节目”的错觉。接着,他眼看着那个据说特意带早饭来给他吃的五色鸡,随手拿了一只腿,开始往自己嘴巴里面塞。

“……不是说带给我吃的。”为什么反而自己开始这么悠然自得的吃了起来啊?

“诶,反正我也还没吃,正好顺便一起吃吃嘛。”

  西瑞拖过一把椅子随意在桌边坐下,几口把嘴里面的东西嚼碎吃了下去不以为然的说道。

“……”

  好吧,好歹免了自己再一大早去觅食的麻烦——虽然如果没有这只鸡来烦,自己大概也不会特意起来吃早饭就是。

  褚冥漾揉了揉还是有些酸涩的眼睛,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没再去管自家搭档转身走向卫生间。

“……我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洗漱,我先去洗漱下,你先吃,我等下再来。”

“唔?哦,你慢慢洗,不急,我这边还有好多,会给你留的。”

  转眼已经消灭掉一盒的西瑞忙着拆开第二盒,百忙之中对着褚冥漾摆摆手示意他放心去。可能因为嘴巴里面大概还忙着咀嚼,说话有些含含糊糊的。


  褚冥漾洗漱完毕后,西瑞已经不知道吃完第几轮,正翘着脚懒洋洋地仰倒在木椅上,只用两个椅脚支撑着地面有一下没一下的翘来翘去。视线跟着从洗漱间出来立马进了卧室然后又进了洗漱间半天才出来的褚冥漾转来转去,嘴巴里还间断出现骨头被咬来咬去咯吱咯吱的声音。

“漾~你好慢哦,本大爷已经快吃得差不多了,你怎么还没完。一大早就这么磨磨唧唧的,看着你这样浪费青春本大爷好痛心!”

  褚冥漾习以为常地无视后面那句乱入的肥皂剧台词,把桌上一大堆空出来的塑料盒和被撕的破破烂烂的纸袋叠起来后一并塞进脚边的垃圾桶里面。

“并没有磨磨唧唧,我得把换下来的衣服泡起来,不然到洗的时候会很麻烦。”

“是哦——”

  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西瑞随意的应了一声,从身后一摸又拿出了三四盒烤鸭,往空出来的桌上一放。

“那,都忙完了就来吃吧!说起来给我烤鸭的人还给了我好多酱饼葱啥的,本大爷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啦,漾~你要吃吗?”

  说着,西瑞又往身后摸了一把,拿出了一个大塑料袋,摆到桌上。

  褚冥漾看着那带明显动都没动过的东西有点无语。

“……西瑞,北京烤鸭不是你这样吃的。”

  结果吃了这么多盒是只吃掉了鸭子吗?!

“你难道不觉着光吃鸭子有点腻?”

  褚冥漾看着对面嘴边还有油光的五色鸡,表情变得有点纠结。就他所知的北京烤鸭,单纯吃鸭子的话大概没吃几口就会被腻的吃不下,而就空下来的盒子来看,已经被吃下去不少。

“没啊,味道还蛮不错的就是。”

  西瑞完全没感到任何不适,满不在乎的打开了新的一盒。

“啰嗦那么多干嘛啦,反正都是吃,怎样吃都好啦。”

“……你还真是不挑。”

  褚冥漾叹了口气,伸手把被放一边的塑料袋拉到面前打开,朝里面看了看分在不同小塑料袋里面的甜面酱、葱和荷叶饼,又想了下,然后回卧室把之前买蛋糕送的几只小碟子以及塑料刀叉翻了出来,冲了冲水摆到桌上,分别把东西分盘装了进去。

  褚冥漾在手掌上摊开一片荷叶饼,用塑料刀挖了一些甜面酱均匀的抹到饼面上,撒上葱丝,最后把片好的烤鸭放到上去,慢慢卷起来。 

“这样吃会比较好吃。”

  褚冥漾把卷好的烤鸭递到西瑞那边,示意他可以吃看看。

  西瑞一脸“怎么吃个饭也这么麻烦”的表情,但是都到嘴边的食物也没有不吃的道理,于是他低下头,就着褚冥漾的手一口把烤鸭卷吞到嘴里,然后嚼了嚼。 

“唔,嗯,是还不错吃,就是肉好少。”

 “……你可以自己多卷点肉进去。”

  褚冥漾收回手给自己卷了一个送到嘴边,一口一口慢慢咬着。

  两个人就这样相顾无言的吃着烤鸭。

  褚冥漾没吃几个烤鸭卷就觉着有点撑,有点恹恹地放下还没吃完的半个卷,而狼吞虎咽有一阵子的西瑞,此时停止了风卷残云一般的进食随意抽了几张面纸擦了擦手和嘴巴,又向着身后摸了摸拿出了只褚冥漾看着有点眼熟的纸盒。 

“说起来,我在你门口看到了只被踩得烂烂的盒子。因为里面的东西都给踩的快掉出来了,我就顺手把盒子拿进来了。”

“啪”的一声,一个满是脚印的快递盒被扔到桌上。而本来装在里面的东西却顺势从盒子的破口轱辘轱辘滚了出来——向着与褚冥漾相反的方向。

  褚冥漾看着那个滚到桌沿的不明物体正面明显加粗的三个字有一瞬间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伸手想把东西拿近仔细确认了下却被对面更靠近的人先了一步。

“………………这啥?脱毛膏?” 





#02

“诶,这不是冰炎殿下嘛~好巧,竟然在这种地方遇见~”

  冰炎一只脚刚踏出移送阵耳朵就开始发痒,回过头远远就望见黑色头毛上架着一副眼镜的医疗班热情地挥着手朝自己这边跑。

  他淡定的将另一只脚从移送阵内抽出踩到平地上,朝着医疗班颔首打招呼:

“九澜。”

“呀呀,真是相逢不如巧遇,我这边正烦恼着呢就看见冰炎殿下的移送阵出现,真是帮大忙了哈哈哈哈。”

  九澜毫不掩饰从上到下散发的愉悦气息,从仅仅可见的嘴巴看出他此时必定是笑眯眯的模样,他像是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连拍了三下手,然后将手伸到冰炎的眼皮底下。

“我家西瑞小弟貌似又猫到黑馆去找那位小学弟去玩了,我打他手机他不肯接,所以把殿下你的手机借我用用嘛。”

  冰炎垂下眸子看着那只毫不见外地摊在他面前的凤爪,沉默了两秒,还是没动手去打掉它。

“没有。”

  冰炎抬眼瞥了那堆黑毛一眼,冷淡的开口道:

“我的手机早就给褚了,你与其找我还不如直接打给褚更快一点。”

“哦!这真是个好办法!啊呀,你看我光顾着着急了连这种方便快捷的途径都给忘记了……”

  九澜一拍后脑勺,仿佛醍醐灌顶。

  冰炎怎么看都觉着这个医疗班应该是明知这件事却故意在装傻,至于故意装傻的理由什么的他并不想过多追究,反正左右都是与他无关。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下次见。”

  冰炎转身准备离开,还没走几步就感觉到莫名的阻力让他停下了脚,低下头一看,额间的青筋忍不住爆了出来。

“九澜,还有什么事情吗?”

“俗话说得好,相逢不如巧遇,冰炎殿下大概是准备回黑馆,正好嘛,顺路带我一程请我喝一杯茶啦。”

  九澜放下拽着黑袍一角的手,像是提出了好主意一样一合掌。

“顺便,再去黑馆抓个人~”

  冰炎扭头看着那张明明看不见但就是知道笑的不怀好意的堆满黑毛的脸,忍不住产生了一拳打下去的冲动。





#03

“哈?漾~不是本大爷说你,你穿白色的内裤也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还用这种娘娘腔的东西。本大爷的仆人兼搭档要真是个娘娘腔,本大爷还真是有点难过啊。”

  西瑞带着遗恨的表情晃了晃夹在两个手指之间的软膏,侧身躲过褚冥漾的抢夺,从客厅蹦到了褚冥漾的卧室门口。

“有腿毛可是男子汉的象征,虽然本大爷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外加自身条件限制并没有体毛茂盛的状态,但是漾~你既然有这样的条件与能力就应该努力地大长,特长嘛!像个女人一样爱漂亮干嘛,腿毛脱得那么干净,你又不打算穿裙子。”

  西瑞一本正经的说完,闪身往后一跳躲开了褚冥漾的又一扑。

  褚冥漾左扑右扑就是抓不到一脸欠扁的兽王族,偏偏西瑞还拿着那个出处不明的脱毛膏在他面前灵活的左躲右闪说些有的没的。

“快还回来啦西瑞!我都说那不是我的了啊啊啊啊!!”

  褚冥漾续了几次力又是一个猛虎扑食,却再次被西瑞躲过,落脚的时候没站稳晃了几下后不可控制的脸朝下撞进了卧室的大床里。

  好疼——

  褚冥漾觉得眼泪哗的的一下就随着鼻子的酸痛感涌了出来,缓了有好几秒才止住泪水,却突然被外力拽住脚腕往下一扯,整个人又扑回了被子里。

“等……!”

“啧,来来来,让本大爷瞧瞧,本大爷的仆人兼搭档的男子汉气概到底有多少,竟然还得用这种东西消灭。”

  西瑞一只手按住不断挣扎着想翻过身来的黑发少年,另一只手探到前面摸索着皮带的接口。

  最好他是有那种可以脱的东西!这个混蛋鸡头对男子汉的定义到底是有多奇怪?!白色的内裤不够男子汉?!在他看来花的反而更加娘娘腔好吗?!

  褚冥漾整个人都要抓狂了,一边得挣脱兽王族的压制一边又得阻止兽王族解完他皮带正打算拉开他裤子拉链的手。

“喂……西瑞!要看腿毛撸裤腿就够了干嘛解我的皮带?!快住手别扯我的裤子!”

“诶,可是那样就看不到你大腿上的毛了耶——”

  带着有点遗憾的口气,毫不在意被紧紧抓住的手,西瑞整个人往褚冥漾身一趴,把本来压着褚冥漾后背的手空出来,探到下面继续拉拉链。

“不要动嘛漾~你乖乖的从了我,我就会很温柔地对待你的。”

  温柔你个大头鬼!因果关系根本就错了吧?!你到底是在哪里看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电视剧?!

  褚冥漾全身的毛都要随着拉链缓缓被解开的声音竖起来了,拼命扭动身体挣扎着,褚冥漾突然发现——他好像莫名地陷入了谜样八点档剧场的经典场景中,虽然目前好像还差了点什么。

晃神的功夫又被兽王族占了先机,他的手被一把掰开,裤裆上的拉链身不由己地被继续往下拉。


“喂你别……快放手——痛!别拉了卡到肉了——好痛啊!!”

 

                                                                                                                                         【TBC】








++++++++++++++++++++++++++++++++++++++++++++++++++++++++++++++++++++++++++

( ̄▽ ̄") 为何打着打着就跑偏成北京烤鸭的正确吃法了……脱毛膏的梗可能骚味有点三俗不过don't mind!上半场是西瑞漾漾友情赛,下半场就能轮学长漾漾真枪实弹对决赛liao~❤

(其实还写了个正面体位,之后看看再说啦!


评论(2)
热度(12)
©木干鸟栖 | Powered by LOFTER

_(:з」∠)_深陷fgo的废人一枚☆